潮州市伴云茶业有限公司

欢迎访问潮州市伴云茶业有限公司!

“凤凰山外山”人深受凤凰单枞茶文化,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鼓舞,将一步一个脚印,弘扬中国茶文化,传承单枞茶精髓,把“凤凰山外山”打造成单枞茶最响亮的品牌。诚邀天下爱茶之人亲临参观指导!

潮州市伴云茶业有限公司  版权所有 粤ICP备17105810号

联系我们

潮州市潮安区凤凰镇凤西村大庵鸡妈湖

400-1828-018

>
企业文化

企业文化

浏览量:
凤凰山外山:10年坚持绿色有机种植
 
只为一杯好单丛
 
撰文 宋芾
 
导语:乌岽山,是广东乌龙茶历史产地凤凰镇的第二高峰,海拔1391米,是各类单丛名种茶的集结地。潮州市凤凰伴云茶业有限公司的生态茶园就位于乌岽山的山顶。
 
  文及宇,是凤凰山外山品牌的创始人,也是潮州市伴云茶业有限公司的创办人。从十二、三岁起帮家里种植单丛茶,到今年他45岁。按照他的话来说,在他这个年龄段的凤凰人,几乎见证了近三十年来单丛茶产业从“无”到“兴盛”的发展历程。
 
乌岽山顶种绿色有机茶有“先天”条件(小)
 
  乌岽山常年云雾飘渺,空气温润。


 
  文及宇告诉笔者,在水分充足的情况下,茶树的光合作用形成的糖类化合物缩合发生困难,纤维素不易形成,可使茶叶原料鲜叶在较长时期内保持鲜嫩不粗老。同时,乌岽山上充沛的雨水能促进茶树的氮代谢,使鲜叶中的全氮量和雾珠增多,使七色光中的红黄光得到加强,而红黄光有利于提高茶叶中叶绿素和氨基酸的含量,也可有效提升茶叶的嫩度、色泽和滋味。
又因海拔高的缘故,茶园年平均气温18摄氏度,出产的茶叶中各类芳香物质的含量也得到提升。
 
  2014年,凤凰山外山生态茶园通过广东省农业厅的“国家标准化茶园”认证。2016年,该园又获得“潮州市生态茶园”认证。
经专家检测报告的数据显示,凤凰伴云茶业有限公司的生态茶园的土壤风化较完全,石砾较多,土壤通透性好,且上面覆有一层腐蚀土,有机质和各种矿质营养元素一应俱全。
  2008年,文及宇租下这500多亩地。“当时还是一片荒山”,文及宇说,“有机茶园种植不能从老茶园开始,土壤里会有农药残留。我的茶园在山顶,与低山茶园有一定距离,有做绿色天然有机茶的‘先天’条件。”

茶叶原材料种植首要看生态环境(小)
 
  人说“制作一叶好茶,从采摘到烘焙,每个环节都不能出错。”文及宇觉得只说对了一半,“制作一杯好茶,原材料最关键。而茶树种植首要看生态环境,海拔高度、土地朝向、土壤的状态、小气候等,以及茶树的品种,都是决定茶叶品质缺一不可的因素。”
 
  “选地种茶首先要看土地的朝向,最好是坐西朝东,坐北朝南次之,其余再次。茶叶喜阴,朝向不好不利于茶叶的茶多酚和芳香油等物质的积累和保存。如若海拔不够高,即使单丛植株种植年份再长,也无法培育出高山老丛的‘山韵’味。”文及宇说。
 
  2008年,文及宇创办了“凤凰山外山”,以“凤凰山外山,自然人上人”为企业文化和核心理念,坚持做“绿色、高端、安全”的养生单丛茶。也是基于这样的理念,茶园采用人工开垦的方式,茶株成阶梯排列,单行条植株距达到1.5米以上,使茶树能长期享受富足的空气和阳光。
 
  为了确保茶叶品质,茶园的主人积极与省、市、县级茶叶科研教学单位、土肥站、植保站等合作,对茶园进行测土配方施肥,人工除草,科学方法引导管理。
 
  加上茶园里一直施用蒙古发酵的羊粪有机肥,茶芽长得肥壮,持嫩性好,茶叶条索紧结,所以凤凰山外山出品的茶叶山韵独特,香气馥郁,耐冲泡。
 
成立“绿色联盟”保护单丛茶产业链(小)
 
  在文及宇的茶园里,笔者看到大面积的病虫害绿色防控体系,黄色的粘虫板,频振式太阳能杀虫灯,昆虫性诱剂等。“尽量以自然方式减少病虫害,承诺不使用农药,包括除草剂”,文及宇说,“这十年,同行的人很少,我们一路走来很‘寂寞’”。
 
  “都希望自己种植的茶叶是绿色健康的,但坚持是需要付出代价的。比如说,喷洒过农药的茶株,每亩单季茶叶产量能达到200斤以上,而未喷农药的茶株,每亩至少减产三成以上。不单是虫吃叶子的问题,最主要的原因是喷过农药的茶树比不喷农药的茶树长势茂盛。”
 
  在现有的茶叶交易市场上,“绿色有机茶”和“非绿色有机茶”并没有明显区别。文及宇认为,种植成本高,产量减少,有机茶又卖不上价钱,是目前无法大范围推广的重要原因。
 
  不过,随着健康养生意识日渐深入人心,文及宇逐渐找到三、五家志同道合的企业,“我们想成立一个凤凰单丛茶的‘绿色联盟’”,文及宇说。
 
  据介绍,凤凰镇里有相当一部分茶农以卖散茶为生,一年到头接触买家无数,无法确定茶叶最终的流向,个别“别有用心”的人利用农户法律意识淡薄的弱点,以农药检测超标为由敲诈茶农的事情近几年时有发生。文及宇说,“成立凤凰单丛茶‘绿色联盟’,引导茶农绿色种植,也保护凤凰单丛茶的产业链。”
 
  “我这一代人体会最深,我1973年出生,1985年分田到户,当时我的母亲思想比较开放和超前,家里有3亩地,冒着一家人饿肚子的风险,其中半亩地种单丛茶。我那时念初一,放学回来就用消防桶去小溪边提水浇茶。平时还要在山上多种些红薯、木薯,补充一下家里的口粮。”
 
  “我见证了整个单丛茶‘从无到有’的发展历程,所以格外珍惜,这几年种植凤凰单丛茶的经济效益比较好,我们就更应该追求茶叶的高品质。”凤凰山外山品牌的创办人文及宇说。